借我一个暮年,

借我碎片,

借我瞻前与顾后,

借我执拗如少年。

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,

借我变如不曾改变。

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,

借我可预知的险。

借我悲怆的磊落,

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。

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,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。

借我一场秋啊,可你说这已是冬天。

注:这首诗感觉很特别,初次读到时是在一个好朋友发表的说说中,那时的感觉很是欢喜,也有一些自责。欢喜是因为很喜欢,而且最终还是看到了这首诗;自责是因为,这么好的一首诗,我却迟迟未曾发现,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好朋友发的说说,我也许就会错过。

另注:有人说这首诗是樊小纯写给木心的,也有人说是木心写的。我不确定,所以没有注明作者。但这并不影响我对这首诗的喜欢,我喜欢的始终是诗,跟作者的是谁关系并不太大,但写出这首诗的作者,我是很佩服的。